全大運》痛苦的存在讓人學會感恩 王瀚德也想成為別人的光

2023-05-20
觀看次數:2,303

王瀚德(前)勇奪112年全大運一般男1500公尺金牌。謝秉諭/攝影。《選手物語》

文/長庚大學醫學系王瀚德(112年全大運一般男1500公尺金牌)

完全沒想過,自己會在進終點後,放聲大哭。

上個月為了請公假去比賽,先去拜託生理學老師讓我提早考段考。沒想到他聽到理由之後跟我說:「我們學校根本不需要你這種學生去比乙組的比賽,你們就只是愛玩,也不顧學校課業。」頓時內心感到千百種委屈,我不爭氣的在他的辦公室裡落淚。

王瀚德勇奪112年全大運一般男1500公尺金牌。謝秉諭/攝影。這7年來,田徑平衡了我的生活重心,它伴隨我課業相輔相成:因為有田徑才有課業上的好成績,我無法想像沒有田徑的日子,自己會過得多麼混沌。或許是受到生理學老師一番貶低,讓我更想證明自己,但同時也給自己很大壓力。

因為受傷,備賽這段時間,我每個禮拜會到台北市自費的診所,醫師會在我身上打10幾針,每次痛得我咬牙切齒面目猙獰。

王瀚德(前)勇奪112年全大運一般男1500公尺金牌。謝秉諭/攝影。一次一次去到重訓室做復健,身體痠痛瘋狂冒汗不斷呻吟。賽前會連續好幾天做嚴苛的飲食控制,幾天之內瘦好多公斤。

我母親常問我,為什麼要這樣對待自己?我想,這是為了讓我深刻體會到我活著,因為有痛苦的存在,才能體悟自己有舒適的生活,讓自己對所處安逸的環境有所感恩。

王瀚德勇奪112年全大運一般男1500公尺金牌後淚崩。謝秉諭/攝影。我人生中第一場田徑賽是1500公尺,所以全大運1500公尺冠軍的頭銜沒拿到,我不會退休。通過終點後,將吻送給上天的當下,我才意識到,自己田徑的生涯真的要結束了。

那些因為田徑高興、煩惱、疲憊、憤怒、崩潰的熱血日子......想到這些,內心最深處的悲傷盈溢而出,我承受不住,在所有人面前放聲大哭。

奪銀的傅查斯(右)給王瀚德溫暖。謝秉諭/攝影。同場的對手一個個將手放在我身上安慰我,他們手掌的溫度直觸我心,那溫暖,如同田徑生涯一路上受到許多人的幫忙,我才願意繼續走田徑之路,我才願意比別人犧牲更多玩樂的時間,我才願意為田徑隊付出自己的時間和心力。

王瀚德(前)勇奪112年全大運一般男1500公尺金牌。謝秉諭/攝影。因為受到許多人的恩惠,我才願意繼續跑下去。因此,我也想成為別人的光,讓他們繼續燃燒一代一代傳承下來的田徑魂。

- 分享本文至 -

Tags

#王瀚德 #長庚大學

田徑・最新報導

回到田徑列表

敢動動態